翟振武解读人口七普:建立养老服务体系,要做的事太多了!
 
时间:2021年5月14日
嘉宾: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、教授,中国人口学会会长 翟振武

中国网:翟老师您好,首先很高兴也很荣幸今天能够邀请到您来作客我们的节目。今天上午我国发布了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的主要数据。老龄化是人们比较关注的一个问题,这次普查的结果也显示,我国老龄人口的比重是在明显上升的。那么这个老龄化会对我们的社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?

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、教授,中国人口学会会长翟振武。

翟振武:这个老龄化的趋势现在有了很明显的提高,但其实真正提高快的速度还是在未来的几年,从2022年之后,是中国老龄化速度最快的十几年。我们从2000年老龄比例10%到现在2020年,20年过去了,我们才18%,这才提高了8个百分点。等到从2022年开始,我们这个老龄的比例要从18%左右迅速地提高到30%左右,到大概2035年2036年,提高30%左右,60岁以上的。这个时候我们有几乎1/3的人都处在60岁以上了,而且在这个十几年,我们老龄化的比例每年会提高将近1个百分点。未来的十几年是中国老龄化速度最快的时期,在过了2040年以后,中国老龄化速度就又会减缓下来。所以,这个压力还是很大的。你刚才说提高得很快,其实真正快的还是未来的十几年,这是一个非常严峻的挑战。

你刚才说人们有很多的担忧,对经济、社会有哪些影响,我觉得首先到,老年人多了,劳动力的比例就低了。所以,我觉得对于劳动力的供应是有重要影响的;而且在这个老化过程中,劳动力本身也是老化的。你将来就会发现四五十岁的劳动力比二三十岁的劳动力可能还要多,这也是我们需要高度关注的一个问题。

再一个是整个社会方面的矛盾——养老,我们将来会有4亿多人成为老年人,中国将来14亿人,1/3是老年人的话,将近有4亿多人了。这是一个巨大的压力,也是巨大的挑战。全美国男女老少加起来才3.2亿人,将来中国老年人就4亿人,你这个养老的问题、老年支持的问题,确实是个巨大的挑战。我觉得全人类都没有遇到这么大一个群体,在一个国家里4亿老年人。所以,你想我们的老龄化的经济压力、社会压力、养老、照料,那我觉得(有)数不尽的挑战。这个影响是巨大的。中国以前也没有经历过这样一个老龄化的社会,今后对中国是全新的挑战,一个全新的社会形态。所以,我们管这个叫“老龄社会”,就不再像以前年轻人的社会了。我觉得这个影响是方方面面的,包括我们的文化,方方面面都会有影响。

我刚才讲了,在劳动力方面,还有社会保障资金方面、医疗照料方面,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。从家庭、社会角度来说,养老、家庭照料、亲情关系、社会交往、社会的结构,都会发生很大的影响。所以,联合国讲到老龄化的几个特点:第一讲到老龄化不可避免;第二讲到老龄化是全面的,涉及到整个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
中国网:从政府政策的这个角度来讲,应对老龄化的趋势,当务之急是什么?

翟振武:我觉得当务之急,现在来说,从养老这个角度来说,建立好养老服务体系。我们现在不要说钱多钱少,你这个服务就没有。比如在农村,在城市里,我们很多老年人可能也有钱,也有房子住,但老年人谁来服务呢?老年人需要很多老年人需要的这个服务,它没有啊!当然,我们现在有很多地方也正在建了,老年人的饭桌等等,有一些,但这显然很不足。老年人需要的是全方位的服务,他要去买东西,他在家里要收拾卫生,他还要交往,还还要活动,不光是有个小饭桌就能解决问题的,他还(要)有医疗,甚至有的人还有心理——有的人叫做心理慰藉,有的人叫陪聊,等等。

我觉得在这方方面面我们欠缺得太多了,包括别的硬件设计都没有。比如老年人,现在对残疾人有坡道这种东西,老年人有吗?比如说我们的楼房里面,举个简单的例子,我们卫生间的设计,中国卫生间都比较小,如果在卫生间里,地面再滑,老年人站起来只要摔一个跟头,老年人这脑袋一定就会撞到哪个管子上、哪个家具上去了。这就不是一个适老性的建筑。

老年人如果上卫生间时间长了,站立都不容易站立。老年人在卫生间里跌倒,很多都是一站立起来突然晕倒,晕倒完直接撞到哪个桌子上、哪个马桶上、洗手池上,然后躺着晕倒。我们以前有过新闻报道,老年人死在家里面,十几天都没有人(发现),当尸体都臭了之后才被人发现。

我们现在的建筑设计当然不一样,比如客厅里边都装电话,宾馆里卫生间是装电话的,家庭卫生间里有装电话的吗?我觉得很少。老年人在卫生间里摔倒之后怎么来呼救?没有人管,我们至少没有考虑到这方面。

所以,我觉得在经济,就是养老保障方面、养老照料方面,比如说长期照料、保险这种制度方面,还有在社会交往方面,还有在心理活动、社会的养老、居家养老服务体系建设方面,我们确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还远远没有达到让老年人幸福美满生活养老这样的程度。所以,政府应该做哪些?我真是觉得(需要)做的工作太多了。

我补充一点,我们现在有很多儿童医院,有很多妇女医院,你听说过有很多老年医院吗?没有,还是跟普通门诊去挤。那为什么儿童有医院,老年人就没有医院呢?老年人应该有。所以,还有很多体系的建设需要我们去做。

我们逐渐逐渐从大的宏观方面和微观方面,从社区方面到国家层面,都在逐渐地建设这种居家养老的服务体系,包括其他的服务体系,包括机构养老,十博百家乐游戏中心:都在建设。我觉得推进得还是很好的,速度也很快,但是距离我们实际的需求,满足老年人美好生活的需求,我觉得还有很大的距离。这是一个很重大的挑战,现在把老年发展战略作为国家的重大战略提出来,包括在“十四五”(规划里)专门有老年发展规划。我相信,未来我们应对老龄化挑战方面还是能够取得很大成就的,也能够成功地应对好老龄化的挑战。

因为对老龄化,国外有很多的经验,日本、西欧老龄化程度都比我们高,比我们高多了,它们现在还算应对得不错。中国比它们低得很多,但是我们可以吸收它们的经验,我们的经济也在发展。所以,我还是有信心,这是个很重大的挑战、巨大的压力,但是我觉得,我们还是有信心,能够应对、成功地应对好老龄化的挑战。

中国网:提到老龄化的问题,我们就不可避免地聊到一个争议大的话题,那就是延迟退休。对于延迟退休,您怎么看?

翟振武:我认为,延迟退休,所谓的争议是利益的关系。你要是调查,现在大概百分之九十几的人都不愿意延迟退休,为什么呢?因为你这个退休和不退休,很多人的收入差距没有太大,我退了休还基本有这么多收入,我当然愿意退休了,延迟退休?不愿意啊。

但从现在国外的发展,还是从现在我们老年人的健康情况等等来看,现在60岁的老年人,我们说是老年人,我看很多60岁的老年人还打篮球呢,这和30年前、50年前的老年人比健康状况完全不一样。我们的教育也延长了。原来大概十几岁就可以干活了,工作了;现在都到二十几岁三十几岁才工作。女性还55岁就退休,劳动时间更短了。这样使我们养老基金的积攒(就少了),就是你退休以后活的时间都比你工作的时间还长,像你60岁退休,活到90岁,有30年;你30岁工作,读了博士、读了研究生,30岁工作到60岁也才30年。

所以,这养老基金的筹集,我觉得就遇到了一些困难。欧洲等发达国家就遇到这个困难,中国也同样遇到这种困难。我觉得延迟退休,无论从我们社会的持续发展来说,还是从养老金的筹集来说,我觉得都是必要的。那么从养老,从老年人的健康、能力来说,也是有这样的基础和条件的。所以,我是主张延迟退休的。

当然,你得设计好这个政策,让早退休和晚退休在收入上和未来养老上能有差异,我就愿意晚退休了,对不对?我晚退休一年,以后养老金的发放能够更多一点,我当然就愿意晚退了。我早退和晚退养老金都一样,我当然不愿意;而且退休和不退休收入也都一样,那就更不愿意了。不要说别人了,要说给我同样的钱,我马上就退休,就不再干任何事情了,对不对?

我估计你们也是一样,给你们同样的收入,你可能明天就退休,钱、收入都一样,我还干什么嘛?所以,你还得有点鼓励的措施、激励的政策。当然了,这是从宏观层面上讲,从个人层面,也要让他愿意多工作一段时间。所以我就说要有激励的政策。我是赞成延迟退休,但按照现在的情况,要小步慢走,我觉得这个方针还是对的。

(本期人员:编导:韩琳;主持:白璐;主编:郑海滨

< 阅读全文 >
< 收起 >
来源:中国网
本期人员:编导:韩琳;主持:白璐;主编:郑海滨
9亿娱乐现金网直营 蒙特卡罗游戏注册 加博国际会员注册 永利皇宫官网址 太子娱乐亚洲官网
钻石娱乐会员开户网站 宝马新登录直营 恩佐娱乐怎么注册 澳门永盛网上娱乐 九州提款保证5分钟内到帐
现金网娱乐投 沙龙平台网投 澳门网上赌场游戏官网 乐橙正规最高佣金 十博88
七彩娱乐合法吗 电玩网址 菲律宾申博平台登入 申博金龙戏珠 申博登录不了